手中有刀,心里有佛

而立之前 (Life before 30)

范叶亮 / 2020-08-15


没几个月就步入而立之年,古有云三十岁能自立于世,诚然不易。「立」,自当有成家立业之意,在当今社会,无论是客观因素还是主观因素,大家对成家立业的看法和行动步伐都略有差异,在此就不再发表愚见了。但我认为「立身」是我们都应该去思考和行动的事情,我们应该对于内在的自我和外部的社会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知,知道在社会中立足应该去做什么事、喜欢去做什么事、擅长去做什么事,然后不畏惧、不妥协、勇敢去做。

有时候会自嘲没有远大的志向和野心,但这样其实很真实,我认为平淡是人生的常态,脑海中记忆更深的才是平淡之外的苦难和幸福。虛泛的东西写多了容易变成鸡汤,简单整理几块内容省身克己,如于他人有益,实则万幸。

三观

总是在说三观,其实容易泛泛而谈,我认为三观会从很大程度上决定应该去做什么、喜欢去做什么,甚至会影响到擅长去做什么。

世界观

世界观是我们对于宇宙的根本看法,我认为这是进行沟通的一个基础,如果两个人在这个层面上就处在对立的位置,感觉无论沟通什么都会失去意义。世界观的两个根本对立即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,我自己不在任意一个极端,非要占个队,我应该会略微偏向唯物主义。毕竟鸡不打鸣太阳照常会升起,但如果我看不到,于我又有什么意义。

在我认识的人中,没有遇见太过极端的,更多的可能是受到民族、信仰、地域等因素的长期影响吧,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差异。我认为只要不处在完全的对立面,一切都还是可以去思考、去沟通、去辩解的。

人生观

生而为赢(Born to Win)是高中年代看过的一篇文章,很鸡血,也着实影响了自己的求学年代。但随着环境的改变和自己人生的实践,对于人生态度、目的和意义的思考也在不断转变。现在来看,生而为赢依旧没错,拼搏和奋斗才能创造平淡之中的幸福。当前的我想要追求的是平淡之中不乏波澜,或好或坏,同时在为之努力的过程中也不要给别人添堵,说白了不能损人利己,损人不利己就更要唾弃了。

「认命」是我最近比较喜欢的一个词,也是最近更新了对其理解的词。其实“认命”并不消极,尽人事,听天命,积极做事,结果往往会受到多方面的影响,成则已,不成换个路子继续尽人事。人生观相比世界观可能更容易发生变化,虽然没有世界观那么基础,但我认为对待人生观也应该更多的从“功利主义”而非“个人主义”角度出发,如果从这个层面上就背离社会大多数认可的正道,那么就会容易走上邪路,危害他人,这不就真给人添堵了吗。

价值观

孰好孰坏、孰优孰劣真的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。面对比较基础的问题,只要不违背世界观和人生观,还是能够比较明确的给出一个结论的,但细到很小很具体的问题上,每个人的见解就不同了。所以,对待大是大非、大善大恶同上面一样,我更倾向于功利主义,对于小事,我认为要做到有理有据、不自欺欺人,那么就无伤大雅。

价值观包含物质性和精神性两大种类,我想两者也不必割裂而谈,不必不食人间烟火,能与朋友大快朵颐,亦能与朋友谈天论地,岂不快哉?

做有意义的事,不给人添堵,什么有意义,需要自己去思考。

思考

要思考,但也别想太多,多思考做人做事自然是好的,但是天马行空的想太多,容易出现各种妄想症,我略受过其害。

思辨胜于对错

做算法久了,虽然越来越需要更深入的了解业务,但同业务掰扯的时候还是不多的,更多的是围绕抽象出来的问题在做事。做这些事情需要更多的是专业力,是非对错就是一个量化评估的过程,但真遇到一些方向上的问题,或是与人更相关的问题,对错的判断就显得不是那么容易

即便将来一直沿着技术专家路线发展下去,我认为对上层问题的思考终将占据更重要的地位,而且也如实在这样发展。所以要有一套自己衡量评价事情的方法论,是非对错的评价标准因我们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不同而有差异,但方法论还是能够有一定通用性的。方法论并不虚,就像我们做数据挖掘用的 CRISP-DM 一样,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客观、全面、系统的去做事。思考如何去评判,感觉比一味地争辩什么是对、什么是错更有意义。

永不停止

无论处于顺势还是逆势,都不要停止思考,顺势思考如何锦上添花,逆势思考如何雪中送炭。浑浑噩噩、自欺欺人、得过且过是最不可取的。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、交万名友,成本最低的就是读万卷书,思考和读书类似,除了时间没什么太大的花销,就看你想不想。

生命不息,思考不止。

自由

自由有很多种,财务自由、意志自由,谈及大多数自由的时候都是我们所追求的。当然自由的首要前提正如《人权宣言》里面说的:「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」。也就是自由并不是为所欲为,当然哪怕无害于他人,肆意挥霍、信口开河也是应该是被唾弃的。

读胡适的《容忍与自由》,感觉成事要「养成能够容忍谅解别人的见解的度量」,不要「以吾辈所主张这为绝对之是」。尤其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,要谦逊但不谦卑地去学习和理解,懂得尊重和敬畏即为容忍。

我是一个比较喜欢用数据说话的人,但有时也正是这种“所谓的有理有据”会让我“怼人”怼得理所当然。当想要让别人容忍谅解我们的见解,我们自己应该先做到这一点,凡事没有绝对,哪怕概率是一也不一定必然发生,数据说话是好事,只是不要被数字本身所蒙蔽就好。

我年纪越大,越感觉到容忍比自由更重要